强拽着我去记账,忏悔录:我是个禽兽村医,村里的留守女人一半多是我的情人……(转载)
  ”院里孙老黑扯着大嗓门给围坐一起喝茶的村干部们发烟,明眼人都能看出这家伙是在故意炫耀,红陈曦,老师傅开车稳当的很,

  这是件很禽兽不堪的往事,故事开始得追溯到2000年
那时我才18岁,我的父亲是个赤脚医,两年前外出诊病结果就一去不复返,据说是把病人给弄死了,直接被送进了监狱。
我打听了好久,也不知道老爹被关在哪个监狱,想去看看他都找不到地方,我总感觉这事不对劲,可又没本事去查找真相。
我这人挺多灾多难,打猩惜此时我就是头被愤怒激起的雄狮,岂能轻易让我冷静!双眼闪现一抹血丝,那模样似要吞噬掉孙老黑。
“孙老黑,你赶紧给老娘滚,以后嘴上积点德,非得搭上命才开心吗?”田玉芬焦急的喊道,她清楚我性格,孙老黑再不走,凭她是拦不住非得出大事。
  “小崽子,你就是个没用的孬种,幸好我家二丫没嫁给你,你连给我女婿熊亮提鞋都不配,你注定打一辈子光棍。”孙老黑恶毒的谩骂,随后撒腿就往外跑。
“狗杂种,老子砸死你。”我重重的将手里椅子掷出,好在孙老黑溜得快,要是砸中不死也重伤。
“小飞,你别跟孙老黑一般见识,他这人就是嘴贱欠抽。”田玉芬言语安慰我,刚刚可把她吓坏了。
“婶子,我是不是很没用!没用到连婚约都保不祝”我沮丧地望着田玉芬,情绪濒临崩溃声音都有些微颤。
  “你才多大!慢慢来,对了,听刘福贵说最近村部要弄个卫生室,我帮你说说争取把你弄进去,到时你可就是半个村干部了。”田玉芬故意扯开话题。
“真的?那太谢谢婶子了。”我欣喜起来,这可是个好消息。
  近几日孙老黑的谩骂似鬼魂般不停在我脑中反复浮现,某个冲动的瞬间,我甚至想趁月夜风高去干掉孙老黑。
然而静下心想想,这事归根结蒂是自己问题,要是自己本事够强大,哪有机会让孙老黑谩骂侮辱!
如果能把老爹的医术尽数学会,肯定能闯出一片天地,可惜这世界没有如果,自从老爹蹲监狱后,我的医术就只能靠自学。
说起来,我算是出身医学世家,据老爹说祖上有人曾当过皇宫首席御医,传下了本针灸医书,里面详细记载各种奇特的针灸手法以及罕见中草药配方。
我初中就辍学,本对看书毫无兴趣,可偏偏对这本祖传医书爱不释手,被里面新颖的针灸手法吸引,如痴如醉。
  凡有空闲时间我就拿这医书研究,其实开诊所很清闲,小刘村也就一千多人,不可能天天有人感冒发烧,经常两三天才有病患上门,这给我提供很多时间学习医书。
“小飞,你忙啥呢?赶紧走,不然赶不上吃头餐。”忽地,院子里传来阵娇柔的女人声音,显然是在催促我。
来人叫李桂香,村里孙二牛的媳妇,俩人结婚才几年,可孙二牛长年在外打工,只留下她一个人在家种田。
李桂香今年26岁,是村里名副其实的村花,精致的脸蛋让村里男人流口水,我跟她很熟,有时得空会帮她干活。
“桂香嫂子,你稍等下,马上来。”我放下泛黄的医书,箭步跑进里屋,从床头柜子里拿出张百元大钞。
这些钱是老爹留下来的积蓄,今天是村长刘福贵女儿小秀考上市重点高中摆酒,我得去随份子钱。
虽然我才18岁,但过早独立的我通晓人情世故,怀揣着百张大钞跟李桂香赶往刘福贵家吃酒席。
  远远的就看到刘福贵院里门庭若市,在那个年代,能考上市重点高中绝对是件值得庆祝炫耀的事,特别这事还发生在刘福贵家,他可是村长,前来巴结吃酒席的乡邻非常多,光收份子钱都能数到手软。
“支书,村长,你们抽抽这白沙烟,这是我女婿熊亮专程从市里买来送我的,味道可香醇了,一点不呛嗓。”院里孙老黑扯着大嗓门给围坐一起喝茶的村干部们发烟,明眼人都能看出这家伙是在故意炫耀。
2000年,猪肉才四块钱左右一斤,村里的乡邻大都用纸裹着烟丝抽,村干部也只能抽得起相思鸟,这白沙烟绝对是高端的奢侈品。
我微微皱眉,本想过去跟刘福贵打声招呼,可看到孙老黑在那,只能打消这想法,免得招惹麻烦,跟桂香嫂子欲往厨房走去,打算帮田玉芬洗菜。
“呦呵,小崽子你也来吃酒席,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,你该不会是来白吃白喝吧?”孙老黑眼尖瞧见了我,当即凑过来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  好吧,上班干活了,下班之后再看了,楼主辛苦了 致敬
  红陈曦,老师傅开车稳当的很。私聊我
  多写一些吧楼主,对自己是一种情感的释放。也对匡正社会做一点自己的贡献。
  这话火药味很浓,间接嘲讽我不会随礼。
“孙老黑,谁白吃白喝!我敢来自然就会随份子钱。”我怒声驳斥道,对于孙老黑主动找麻烦我极其愤怒。
“那太好了,我正要去记账,咱们一起。”孙老黑嘴角勾起抹狡黠的笑意,强拽着我去记账。
乡下办酒席,大伙的份子钱都要记账,方便主人家以后还人情,通常乡邻都随个二十块,客气点的随三十块。
“刘会计,麻烦了,50块。”孙老黑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,声音故意提高好几个分贝,从口袋里拿出张50元递给村干部刘会计。
“老孙,最近发财了埃”刘会计接过钱记下名字。
  生活需要积极乐观的态度,才能知足常乐。
  “这不俺闺女刚处了个对象,我亲家是乡卫生院院长,有钱,平常多亏村长照顾,随这点钱应该的。”孙老黑声音愈发洪亮,拍刘福贵马屁的同时还不忘炫耀自己。
“小崽子,你发啥呆?你不是要随礼!赶紧上数。”孙老黑洋洋得意的望着我,催促着让我上数。
孙老黑是只老狐狸,他清楚我开诊所顶多勉强温饱,根本没余钱来随礼,因此故意拽我来记账,目的就是想让我当众丢脸,而他正好可借机好好侮辱嘲笑我一番。
“咋了?还真让我说中了!你真是来白吃白喝啊,没钱你凑啥热闹,赶紧滚回去。”孙老黑瞧见我没动静,顿时爽朗的笑起来。
“刘叔,100块……”我淡淡地道,将早准备好的100元大钞递给刘会计。
哗然……
院子里这一刻仿佛时间静止,所有人的目光齐唰唰望着我,孙老黑更是脸颊表情瞬间凝固,从大笑渐渐的抽搐起来。
“小飞,你这是干啥呢?你还是个孩子,叔哪能收你份子钱1刘福贵欣喜的走过来,他是个很爱财的人,嘴里虽说不收,可看到那张百块大钞眼睛都眯成一条线。
“叔,那你就当我老爹随的礼,这些年多亏叔婶的照顾,要不然我那诊所早关了,你们继续唠,我去厨房帮婶子摘菜。”说完,我就跑进厨房。
  这话让刘福贵听得很舒服,他没再说啥,没有人会真正嫌钱多的,客套一下就够了,倒是旁边的孙老黑气得脸色如黑炭。
“小崽子,你就装吧,还随了一百的礼钱,过两天你就得喝西北风去。”孙老黑望着我的背影恨恨地暗骂道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我倒不是装,更不是赌气,我来前就准备随一百块,前几天田玉芬说村部要弄个卫生室,我想拍拍刘福贵马屁留个好印象,到时把我弄进卫生室。
在偏远贫困山沟,村长可是土皇帝,掌握的权利很大,上面下拨的资源都由他分配,乡邻们都绞尽脑汁的拍马屁谋好处。
转眼间,酒席开始了,我由于在厨房帮忙,出来时屋里几乎都坐满了,乡下办酒席,除了白事丧礼外,都不能在外面摆桌椅,通常屋里摆几桌分两餐吃。
“小飞,来这里。”屋里角落传来李桂香的叫喊声,她早早就霸占了一条长凳给我留个位置。
  ∩这却激怒了孙老黑,先前记账时他本想让我丢脸,没想到反而帮我出了风头,这口窝囊气他忍不了。
“小飞,叔看你开诊所都快吃不上饭了,现在二丫在乡卫生院当护士,她帮你争取了一份看门狗的工作,就是城里人说的保安。”孙老黑意味深长地道,不傻的人都能看出是在拐弯谩骂我。
“不劳叔费心,我段飞有祖传医术,我喜欢治部!还加更呢?就这么一点啊?
  楼主的文章我只想用一字形容:绝!哈哈~继续更新啊!
  加根柴——–我们的努力就是您的动力
  正如我匆匆的坐不到沙发 ~__~
  可能是人过的舒坦后,长相也会变化吧。
  楼主,发张照片来看看,在下想认识认识
  期待楼主更新,但也要注意身体喔!
  有着同样的出身,知道人世的艰辛,人性的残酷!活着不仅仅为了自己…………
  来给楼主顶帖哈!互相支持,有空回访哦,会持续关注的!
  楼主的文章我只想用一字形容:绝!哈哈~继续更新啊!
  今天的完了么?只有这么一点点啊,还没过到瘾啊
  楼主要不你写成完美的结局,要不就留给大家一个想像的空间,千万不要写成悲剧了。
  咋还不更,真是失望呀,晚上再来看吧
  楼主 我又来了 今天你要补偿吗?太好了 哈哈!我要是女的我就波你一下
  有着同样的出身,知道人世的艰辛,人性的残酷!活着不仅仅为了自己…………
  
然而静下心想想,这事归根结蒂是自己问题,要是自己本事够强大,哪有机会让孙老黑谩骂侮辱!
如果能把老爹的医术尽数学会,肯定能闯出一片天地,可惜这世界没有如果,自从老爹蹲监狱后,我的医术就只能靠自学,
“那太好了,我正要去记账,咱们一起,
“老孙,最近发财了埃”刘会计接过钱记下名字,今天的完了么?只有这么一点点啊,还没过到瘾啊